天津泥人张

中国动漫缺什么?寓教于乐成了有教无乐

  我们每年生产十几万分钟的动画片,但是今年下半年的一项调查显示,中国青少年最喜爱的20个动漫形象中,19个来自海外,本土动漫形象只有一个“孙悟空”。新浪网的一份网络调查也表明,1100位网民以10年为一个年龄段,在不同年龄段人群最喜欢的动漫形象中,无一来自中国。

  就在上周,记者做了一次文化产业之旅,走访了不少动漫企业,在和业内人士的对话中发现,外表光鲜的国内动漫产业内部却是危机重重,在这个被多方捧为朝阳产业、高科技产业的内部,大多数企业却处在亏损状态,“一集动画片的平均成本是一集电视剧的三倍,而即便卖到央视少儿频道这个国内最好的平台,它的售价也只有普通电视剧售价的三分之一,靠卖片子只能收回成本的20%,在知识产权状况普遍堪忧的国内市场,衍生品的收益少之又少,所以尽管国内有5亿动画受众,有1000亿容量的市场,但是90%的国内动漫企业仍然赚不到钱甚至赔钱,如果不是政府的扶植,我根本活不到今天。”一位动漫企业的老总动情地向记者倾诉。“时下的动漫产业,就是十年前的网络产业,大家都说好可大家都在赔。”另一位资深业内人士如此评价动漫产业。那国内的动漫产业究竟面临哪些问题?要成为实至名归的动漫大国,我们又缺少哪些必备要素呢?记者做了一番深入调查采访……

  资金

  差钱还是不差钱?

  “现在动漫业面临的最大问题就是制作成本高,资金缺乏,商业运营程度滞后。”北京一家动漫公司总裁魏来不无忧虑地对记者表示,“有很多初创公司投入到动漫产业中来,但是在赚不了什么钱后,只得退出。”他为记者算了一笔账,保守计算,电视动画片每分钟制作费为1.5万元左右,中央电视台自己制作的动画片已达每分钟3.36万元,而国际通常平均制作费每分钟为1.2万美元,“可是我们卖片子即便是央视少儿频道,一分钟最多也就是几千块钱,地方台甚至一分钟只有几十块钱,比如动画片《小马过河》的投入是1400多万元,而中央电视台给出的片酬是60万元,这已经是国内较高的价格,但如果要收回成本,至少要在国内卖给500家电视台。”

  动画片衍生市场在国际上都是动画企业收回成本的重要途径,但是在国内面对种种盗版的冲击,衍生品市场收益却少之又少,中国动画学会副秘书长李中秋向记者介绍,“蓝猫是国产动画中少有的品牌形象,目前有图书、音像、文具、玩具等十几个行业的6600多种产品。但随着产品的热销与知名度的提高,‘蓝猫’遭遇‘假猫’,备受侵扰。据我们初步统计,盗版者所攫取的利润约为正版的9倍。”而他还向记者提到了另一个例子,2008年电影《长江七号》造就了一个可爱的“七仔”,首映半月以后就在大街小巷,地摊铺面上看到了“七仔”的身影。

  但是当有人问及《长江七号》导演周星驰是否将动漫卡通“七仔”授权给哪个玩具厂商制造时,周星驰一脸无奈,说目前市场上出现的“七仔”都未经授权,可入“盗版”之列。

  剧集售价低,衍生品难逃盗版冲击,导致了动漫企业难以盈利,而这又使得需要巨额前期投入的动漫产业融资困难。“一部原创动画片制作至少需要上千万,如果碰上盗版就很难收回成本,这就形成恶性循环,导致国内很少有投资商来投资动漫产业。”李中秋告诉记者。

  那么国内动漫企业真的就在资金问题上有不可逾越的障碍吗?长期从事文化产业投资的业内人士蔡灵对此并不赞同,“只要有好的创意就不会缺少投资,“创意与资本的对接不是我给你钱,你给我创作作品这么简单的事情。假设我们向国内动漫行业投入一大笔资金,投资覆盖所有的动漫企业,那么动漫行业又能产出多少只喜羊羊呢?没人能保证多投入一笔资金就会多出一只喜羊羊吧!而喜羊羊系列动画及电影的制作投入也就3000多万,在动漫行业算不上很多。换言之,大量的资本投入与好创意的产出之间,并不构成必然的因果关系。

  人才

  10万人里无人可用?

  中国传媒大学动画学院院长廖祥忠告诉记者,目前我国开设了动画专业的高校,专科本科一共是282所,并不是有数据所说的,中国有四五百所开设了动画学院的大学,而就是这200多所高校开设的动画专业,再加上遍布各地的民营动漫教育培训机构,每年毕业的学生就有10万余人。这一数字超过了日本动漫产业的从业人员总数。

  但每年面对多达十多万的毕业生,国内很多动漫企业却难以招到所需的人才。

  陈梅,一个在日本留学工作8年的动漫企业老板,她告诉记者:“动漫产业最宝贵的是两端的人才,一端是创造人才,他们属于天才型的艺术家式的人物,能创造出米老鼠、唐老鸭、机器猫这样原创动漫作品,他们是一个动漫企业的核心;另一端是操作人才,他们熟悉市场,了解受众,有着丰富的市场经营和资本运作经验,能把天才的创意变成消费者最需要的产品;而在这两端中间是制作人才,他们是熟练工人,能在指挥下完成产品的制作。国内十几年的动漫教育,培养的基本都是制作型人才,也就是大量的动漫产业工人,可中国动漫企业奇缺的却是两端的人才,我们的教育不能给我们提供这些资源。”也正是由于缺少真正的原创人才和懂得市场的经营人才,目前国内的动漫企业大都靠给国外的大企业代工为生,“日本的动漫公司,创作型人才和制作型人才的比例是8:1;中国的比例是1:20。没办法,这样的人才结构决定了我们只能靠‘三来一补’生存,其实很多日本、美国的大牌动画都是我们制作的,但我们却只能拿到一点加工费,就是人家创作了作品,我们只是按人家的图纸加工。”

  陈梅告诉记者:“现在搞动漫的,很多是艺术出身,凭着情感、意识等的表达去做动画片,但缺少商业意识和调查的基础,这样做出来的动画片只能当做艺术品,很难当它是商品来推广,也很难形成应有的商业价值。”目前国内已经不缺少技术型动漫人才,缺少的是懂市场的动漫人才。

  而另一位动漫企业的老总对于缺少原创人才的原因又做了一番剖析,“关键还是企业缺少人才培养的眼光,现在绝大多数的中国动漫企业都是靠给美国、日本、欧洲的动漫企业代工维持生存,原创不是不想搞,而是搞了也挣不到钱,那既然是搞代工,降低成本是第一位的,我养一个有原创能力的创作人才能养十个制作型人才,在几千家企业纷纷通过压价来招揽代工生意的时候,得不偿失啊!”而廖祥忠也说,“企业和动漫人才的急功近利是中国培养原创型动漫人才最大的障碍!”创意

  寓教于乐成了有教无乐?

  去年夏天,好莱坞梦工厂动画大片《功夫熊猫》在中国取得1.8亿元票房收入,创下了在中国上映的动画片票房纪录。

  中国讲述熊猫故事的动画片不下一百部,为什么热映全球的却是“洋熊猫”?业内人士分析,缺乏创意、营销推广能力欠缺这两大“软肋”导致中国的动漫产品长期以外包加工为主,缺乏原创的自主品牌。国产动画近年来虽然在产量上有大幅提升,但还未实现相匹配的经济效益,首要的原因是“梦想和想象”的不足。

  《功夫熊猫》导演马克奥斯本认为,如果说中国动漫人需要向好莱坞学习什么,那应该是如何表达一个有趣的故事。好莱坞讲故事的方式并不是美国独有的方式,而是全世界通用的、娱乐的、吸引大家心灵的方式。事实上,“喜羊羊”的成功就离不开令人叫绝的创意。上海文广新闻传媒集团影视剧中心副主任王磊说,《喜羊羊与灰太狼》融合了各种幽默、搞怪的表现形式,打破了过去国产动漫呆板说教的范式。

  中国电视艺术家协会卡通艺术委员会副主任傅铁铮和记者谈到动画片的创意时认为,国产动画片不宜过多强调寓教于乐。实践证明,在中国这个习惯于“铁肩担道义,妙手著文章”的传统文化氛围内,强调寓教于乐的结果,就是有教无乐,所以中国的孩子不喜欢看,外国的孩子看不懂,这是中国动画的最大悲剧。如果这个问题不能很快解决,我们的动画片就不会受到国际市场欢迎,也不会受到国内孩子们的欢迎,其结果就是让别人的产品占领了我们的荧屏,抢走了我们的财富。

  记者接触到的业内人士透露,之所以国内的动画片都难脱离“说教模式”,还有一个动漫企业难以明说的原因,“目前国内最挣钱的播出平台就是央视,但是央视播出平台对题材有这样那样的限制,所以很多动漫公司都自觉把题材限制为保险的低幼题材,像米老鼠、机器猫那样深入人心、具有鲜明性格特征的动漫形象几乎没有。正因如此,本来具有长期收益的后期周边产品开发,因为动漫形象的褊狭以及内涵不够丰富而几乎停滞,这也是中国动漫目前难有更大经济效益的重要原因。”一位动漫企业负责人这样告诉记者。

上一篇: 下一篇:
关于我们 | 广告合作 | 友情链接 | 联系我们 | 加入我们 |

地址:天津市南开区凌奥创意产业园8号楼 合作:400-080-4301

© 2009 创意天津 津ICP备10002896号